史上最强春节红包战:互联网竞争缩影下的百亿争斗

2020-01-28 13:11:02 184 红包接龙游戏 红包,用户,微信,支付宝,百度,春晚,活动,成为

  一个红包,一年互联网竞争缩影。

  文丨猎云网 ID:ilieyun

  作者丨尹子璇 2013年8月5日,微信支付正式上线。彼时,竞争对手支付宝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。截止到2013年年底,支付宝实名制用户已达3亿,过去一年支付宝完成了125亿笔的支付,同时支付宝钱包用户突破1亿,2013年通过支付宝手机支付完成了超过 27.8亿笔、超过9000亿元的支付。在支付体量之外,更为重要的是支付宝用户八年沉淀下来的支付习惯,以及阿里巴巴电商生态的侧面供给。没有人能想到,在2014年1月27日,微信红包仅用了七天七夜,让800多万中国用户开通微信支付、进行银行卡绑定,最终领取了四千万个微信红包。按照南方企业习俗,春节后的开工第一天,老板要给全体员工发红包。而这就成了微信红包的开发雏形。在最初,微信红包只是为了在这个春节,将公司内部的讨红包传统搬到微信里。最终,经过考量,讨红包最终成为了抢红包。一次足够美妙的无心插柳柳成荫。马云将微信红包2014年春节的表现称为“偷袭珍珠港”。这场战役,无疑是一次奇袭,时至今日,微信红包也是微信支付的一把利器,基于社交关系链的高频“交易活动”,这对腾讯普及移动支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而更重要的是,微信红包的这次春节偷袭开启了一场属于互联网的春节战役。

史上最强春节红包战:互联网竞争缩影下的百亿争斗

  来源:猎云网

  1、抢占O2O入口,春节红包大战就此开启2015年初,O2O大热。由于红包兼具社交与支付双重属性,能够打通社交关系和支付关系,除了大量的新用户,红包也成为企业营销渠道及O2O入口,成为移动互联网企业抢滩O2O的重心。在那一年春晚,看春晚“摇一摇”成为一道全新的风景。微信通过与春晚合作发放“摇一摇”红包,除了直播全程中的各种互动惊喜外,用户还可通过微信的“发现—摇一摇”入口,开抢由各企业赞助商提供的价值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微信现金红包,这样的玩法迅速渗透至三四线城市/农村地区以及中老年用户。数据显示,除夕当天,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.1亿次,春晚全程摇一摇互动次数达110亿次。支付宝也加入了今年的战役,通过口令红包、红包接龙等创新增强了红包的趣味性,并通过与地方卫视合作提升用户的参与热情。根据蚂蚁金服的数据,截止到大年初三,利用支付宝发红包的用户数超过1亿。红包大战第一枪已经打响,从此再也无法停下。作为互联网思维的极致体现,春节红包通过移动互联网特有的人际传播与放大器作用,让“红包效应”呈几何级爆发扩散。而随着这场竞争的白热化,2016年初的红包战役呈现出两个明显趋势,并一直延续至今:一是企业纷纷下场送红包,二是除腾讯与支付宝以外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参与其中。移动端用户红利逐渐枯竭的情势下,企业开始自掏腰包,企图通过春节的一次爆款型事件性营销来获取爆发式流量。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莫过于支付宝将扫福搬到线上的做法。为了集成关系链,支付宝为“福卡”红包设定了一个病毒式玩法,只要新添加10个支付宝好友,就可以获得3张福卡,并且好友间可以互赠福卡。为了与更多好友互赠福卡,不少用户纷纷通过微信传递口令,淘宝上甚至出现了出售“福卡”的卖家。虽然因为缺少“敬业福”,无数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吐槽支付宝,但支付宝在这一玩法下获取的成功有目共睹:那一年,成为猴年央视春晚独家合作互动平台的支付宝共被参与扫福3245亿次,791,405位用户集齐了支付宝五福,平分2.15亿奖金,平均每人得到271.66元。时至今日,扫五福已经成为支付宝春节标配,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新年俗发展趋势报告》中,集五福更是被票选为21世纪四大“新年俗”之一。那一年的微信也没有闲着,微信在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联合品牌商给用户发红包,进一步拉动了红包的活跃度,微信红包的收发总量达80.8亿个,是2015年的8倍;QQ则联手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挖财派发出超过2亿元现金红包。更为重要的一个事件是,微博、百度钱包、P2P网贷平台也纷纷加入这场战役。截止2016年1月,互联网红包在城市手机网民中的渗透率为89.5%。其中货币类互联网红包(红包中提供现金,可以直接提现或消费)渗透率88.3%,优惠券类互联网红包(无法提现,需要在指定商户或场景下消费)渗透率21.7%。从此,春节红包大战不再是腾讯和阿里的二人对抗,而成为了整个互联网企业竞争的标配。

史上最强春节红包战:互联网竞争缩影下的百亿争斗

  来源:猎云网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微信红包群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ldslyz.com/hongbaojielongyouxi/232.html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